羽化

  • 羽化
0 review
  • £25.99


书名:羽化
ISBN:9787546225043
作者:戴景春
出版社:广州出版社
出版时间:2018-01-30
开本:16开
纸张:纯质纸
包装:平装-胶订
是否套装:否


【内容简介】
《羽化》叙写了经历改革开放发展大浪潮冲击洗礼的主人公其学习、成长、不断自我修正的人生历程.引导读者思考当下社会中如何对待自己的个人成长、事业、挫折、情感等方面的问题.同时关注贪腐等社会现象.探究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和解决之道.倡导“乐业”的事业观.
【作者简介】
戴景春.1955年生.黑龙江省富裕县人.原中国工商银行黑龙江金融培训学校校长、高级经济师、中国城市金融学会理事、中国未来研究会会员、齐齐哈尔市政协常委.齐齐哈尔市商业银行独立董事.曾获评全国金融系统劳动模范、中国金融教育基金优秀教师奖、中国工商银行系统优秀教师、黑龙江省优秀教师、齐齐哈尔市优秀专家、齐齐哈尔市十杰青年.长期从事金融理论教学与研究.发表过200多篇学术论文.获得科研成果奖几十项.出版过《乐业至上》等数部学术专著.
【目录】

缘起/ 001

一 初入职吴为幸成处女作 / 001

二 即使失望太多也不能翻脸 / 010

三 家庭解放的奠基之功 / 014

四 书中何来颜如玉 / 021

五 逢知遇吴为如鱼得水 / 037

六 吴为遇冷悟“双为” / 043

七 吴为重续香水缘 / 052

八 兴利除弊崔振行权 / 057

九 污浊职场吴为受戾气 / 061

十 能者身后起公议 / 071

十一 为而不争也伤人 / 076

十二 乐业者好运连连 / 085

十三 对峙中藏有平和机巧 / 090

十四 干多了有啥意思 / 097

十五 好位置给谁坐 / 107

十六 新旧机制交替摩擦的润滑剂 / 111

十七 贤芳菲虚怀释嫌情 / 127

十八 无根之草幸得神奇沐浴 / 131

十九 传乐教吴为遭呛声 / 141

二十 灵动女应验惊现身 / 150

二十一 师生笑议乐业话题 / 161

二十二 逢知音吴为萌生新期待 / 166

二十三 地情采访话节约 / 175

二十四 空降书记的善作为 / 181

二十五 座谈会吴为痛批荒谬 / 185

二十六 蒙举荐吴为出山 / 194

二十七 吴为开诚化戾气 / 199

二十八 芳草惊艳展示惹是非 / 205

二十九 听冤情吴为逢红颜知己 / 213

三十 白富美沦落成罪奴 / 220

三十一 吴为智解奇特行为逻辑 / 224

三十二 芳草痛诉赎罪心路 / 230

三十三 吴为变身谋新路 / 240

三十四 吴为重温师生情 / 263

三十五 贤秋芳助吴为践乐业 / 281

三十六 良法善治建奇功 / 292

三十七 得助力芳草东山再起 / 303

三十八 酒会畅谈人生缘 / 307

三十九 四男感恩获新生 / 312

四十 遇爱的化合能量效应 / 316

四十一 吕冰身陷险地两茫茫 / 322

四十二 黄城祭双亲 / 329

四十三 神秘的期待 / 335

四十四 雨后的芳草地 / 340

四十五 结佛缘幸得赐法身 / 345

四十六 无声入魂 / 359

四十七 寒潮雪绿动情思 / 364

四十八 美真美幻似兼美 / 376

四十九 花城畅谈“亚历山大” / 380

五十 职场铁律下的人格自我完善 / 386

五十一 耐人寻味的谜底 / 398

尾 声 / 407


【免费在线读】

吴为幸运地考上H省银行学校.来到这个非常适合自己的场所.学习热情如同火山喷发时的岩浆一样喷涌而出.入学教育结束后.他饱含激情地慷慨陈词道:“英明的党中央粉碎了‘四人帮’.使我们获得了新的解放.给我们创造了宝贵的学习机会.我们要百倍千倍万倍地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.学校和老师们又给我们创造了这样好的学习条件.我们更要把损失的时间夺回来!”吴为坐在*后一排.他情绪激动的表白.引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.同学们纷纷回头看他.纷纷议论说“一个破中专生发什么狂啊”.

适逢1979年年末.从H省银行学校毕业的吴为被分配到地市分设的嫩水行署银行工作.行里在行署招待所为他租了房间.银行离他三哥吴亮家不远.吴为平时到哥哥家吃饭.

嫩水市坐落在嫩水左岸.因嫩水而得名.嫩水自北向南流经嫩水市几十千米后向东汇入S江.东流入海.嫩水市还有一别名.叫“风城”.据传嫩水在清康熙年间批准建城.原来选址在嫩水以西五千米左右的地方.建城用的木料从上游山区以放江排的方式运下来.集中到临近选址的西岸.没想到一夜大风把木料全部吹到江东.当时负责建城的官员索性就把新城建在了江东.嫩水市因此得名“风城”.当地百姓戏称这里的风一年刮两次.一次刮半年.

吴为入职前不久行署银行一分为二.原来的R行分为R行和N行.一家变成两家.等于一套机构要拆成两套.一套人马兵分两路.工作前景变得敞亮了.大家挤在一套机构里时都没有什么升迁的指望.又没有到退休年龄退休的说法.除非熬到有人病死、老死才有位置腾出.分家分出了大好的机会.机构的框架先搭建起来.一下子出来那么多空缺的位置.科员变成科长.能力强、有本事、口碑好的科长有希望被提拔为行长.分家变得有点像分红的感觉.刚开始多少带来一些不愉快.分家使人变得有些生分.生出一些计较.但这是暂时的.很快就被升迁的预期冲淡了.分家.文件上说的是有助于提高专业化管理水平.银行之间业务交叉是为了竞争.“竞争”一时成为时髦的词汇.能带来活力.但那是国家关心的事情.每个人关心的只是自己的职业前程.场面上显得乱糟糟的.办公用品用具被搬来搬去.大家情绪却是高涨的、热烈的、饱满的.改革带来的好处是实实在在可以感觉到的.分家.还有个好处.原来不对脾气不合拍的可以分开了.吴为来到行署银行的时候.家已经分完了.吴为所在的行变成行署R行.吴为的顶头上司任道原来是副科长.分家使他升任科长.

吴为上班后被安排与艾莲坐对桌.艾莲.二十几岁年纪.个头不高.身材匀称.面若满月.皮肤粉嫩光滑.双瞳剪水.鼻子小巧.嘴唇红润.初见的这天.她穿着乳黄色绒衣.衣领处搭着粉红棉绒围巾.科长任道引着吴为逐桌介绍到她时.两个人握握手.吴为闻到一种淡淡的一时说不清的异味.等认识完办公室其他同事.吴为回到自己临窗的座位.背靠着分配给自己的文件柜.想着自己终于可以坐在办公室里上班了.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.坐在这里是成功跳出农村的标志.对他来说.更是由体力劳动者成功转向脑力劳动者的标志.

他习惯性地把背包里的笔、本、书“老三样”拿出来放到桌上.才打量起办公室内部环境.这时那种异味变得清晰强烈了.这是他从来没有嗅过的味道.心里犯疑.这哪里来的呢?先看眼前桌面.不可能发出那种味道.又低头看看自己办公桌下面.空空如也.抬起头映入眼帘的自然便是艾莲.恰好艾莲站起来转身从卷柜中拿出一叠报表放到桌上.一阵香风扑鼻而来.吴为才发现那味道来自对桌.那种异味也被他格外清晰地辨别出来——是香味.艾莲又起身经过吴为身旁.去拿他背后的卷柜上边堆放的资料.吴为感觉香味幽幽而来.不由得脸一红.羞涩感涌上心头.腼腆得头也不敢抬起来.渐渐羞涩感又变成了压

迫感.他翻阅任道拿过来的一叠业务资料.从中找到了合适的释放空间.不一会儿.他便感到枯燥了.拿起带来的《资本论》读了起来.边读边在笔记本上写些体会.

时近年末.吴为根据任道的安排.电话询问各县支行业务开展情况.催问工作总结.经常每天打十几个电话.几天时间转眼就这样过去了.

他对办公室内部的人员情况渐渐熟悉了.任道、艾莲与吴为是一个科的.负责货币管理和储蓄业务.办公室里还有信贷科的科长老李头、能说善道的云飞和沉默的光福.还有会计科的老徐和雪莉.办公室在三楼靠东山墙.有东窗和南窗.室内显得特别宽敞明亮.从外面看.新落成的八层行署办公大楼格外壮观气派.吴为来得正巧.赶上办公楼落成.虽然三个科室在一起办公.但好在房间大.并不显得拥挤.办公设施一色全新.刘行长下了决心.楼能换得起.用品用具也要舍得换新的.为的是有个好心情.有好心情才能干好工作.

刘明石行长.六十多岁.河北人.南下北归的老派干部.体态臃肿.满头白发.本来就小的眼睛又时常眯着.说话慢声细语.李杰副行长.中等个子.身材匀称.五十出头.很有派头.说话简短干脆.但举止太邋遢.经常敞着外套.露出里面揉得乱糟糟的衬衣.他骑着个破旧自行车.不必担心丢失自然也无需到公安局自行车管理处打号.两位行长经常来到部下的办公室.与大家说笑.唠些刚分家的趣闻.是啊.一分家不光是办公室紧张了.一套人马分成两家.办公用品用具这是你的那是我的.关系多少变得生分紧张了.这个我得拿走.那个我也需要.也有按照分家的原则.原本不属于N行专业的部门.但也强烈要求去N行.说N行虽然常下乡辛苦.但鸡鸭鱼肉土特产鲜嫩.吃用方便.是奔吃的去了.吴为属于职场新人.连比他大好多的云飞、光福都没有享受到分家带来的“分红”.好运离他可太遥远了.

艾莲的父亲是地委机关的一个处长.母亲是妇联某部门的主任.标准的干部家庭出身.大家闺秀.是地道的城里人.她穿着入时.快言快语.又很精致干净.吴为头疼不知怎么称呼她才好.自己年岁比人家小.不好直呼其名.叫艾姐吧.没叫就先脸红了.比她年岁大点的男同事直呼其名.也不好意思叫艾妹.艾莲自我解嘲道:“我这个名字男士不好简称.没办法.也不能改姓啊.也怨我的先祖怎么姓了这个姓.我爸又怎么给我起了这个名.姓和名放到一起.想起来.自己有时脸也发烧.艾莲一不小心就会念成‘爱恋’.自己都想改名换姓了.可又想到改来换去还是个女的.也就没啥心思了.”大家听后都笑了.事情说开了.反倒没啥.*让吴为难堪的是艾莲身上的阵阵脂粉香气.这可不像在农村马圈、牛圈、猪圈、鸡窝里的臭气熏天.也不似社办工业砖窑里热烘烘的土腥味.这可是上档次的化妆品味道.他觉得有点像汽油味.吴为觉得好笑.四个现代化还没影呢.却先闻到现代化味道了.这味道好闻会让人上瘾.甚至想入非非.吴为骨子里受的教育告诉自己.这是地道的资产阶级腐朽糜烂生活方式.过去在电影里看时.只是听到哼哼呀呀的靡靡之音.可没有闻到这么好的香味.腐朽的东西怎么闻起来是香的呢?难怪那么多人对腐朽糜烂的生活方式会上瘾.乐此不疲.可不管怎么说.总闻这个味道会乱人心志.这多少让吴为心里有些烦.时常到走廊里走一走.或者干脆跑到楼下让大自然的空气稀释稀释.

这天下午.吴为打电话询问一个县支行的储蓄讯息.县行的股长汇报说:“年末各个单位突击发奖金.人们纷纷买猪肉改善生活.春节也不远了.再说.奖金就那么几个钱.攒不下也存不进来.储源不厚啊.”吴为乍一听到储源.大脑一下子被激活了.储源不就是储蓄的源泉吗?什么是储蓄的源泉啊?这边收入那边消费掉了就没有储蓄了.只有消费后剩下的钱才能用来储蓄.人民群众货币收入与货币支出之间的差额.不就是储源吗.这不就是储源的定义吗?自己能解释概念了.感觉还挺顺.大脑一下子兴奋起来.电话就在不知不觉中放下了.他觉得这个感觉很重要.生怕它溜掉了再回不来.马上拿起笔在稿纸上记下来.过去写的东西都是别人的东西.是对别人所写、所讲的理解和感受.现在写的纯粹是自己的东西.终于有自己的东西了.*次写自己悟出来的东西.感觉真好.太兴奋了.既新鲜又喜悦.难怪人们把人生的*部作品叫处女作.吴为真是太幸运了.这个初次来得早.入职才半个月.他就在平常的工作交谈中获得灵感.从日常中能够提炼出可写的题材.这不是见微知著吗.再大的问题也不难复原到日常琐事之中.他当时可来不及想太多.沿着储源的思路往下走.不由自主地就这么写了下去.写完再看.才感到开始那个解释不严密.货币收入是按月开的工资.签上字领一笔钱.支出时一般情况下并不是一笔全花出去.全消费掉了就没有储源了.即便花出去了.是今天花还是明天花.或者是隔月才能花.对储蓄影响太直接了.应该加上限制条件.便在差额前加上限制条件.于是加上“必需”两个字.货币支出变成货币必需支出.扣除用于购买每月生活必需品后余下的部分才有可能存入银行.于是他将*初的解释修改成“储源是人民群众货币收入与货币必需支出之间的差额”.加上“必需”两个字感觉严密多了.像那么回事.随即.时下熟悉的高中档耐用消费品也渐渐进入笔下.联想也渐渐丰富起来.很自然又把收入水平提高与支出结构、消费结构联系起来.笔下的文字也在迅速增加.逐渐成型.处女作就这样形成了.这天下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.第二天一上班.他又进行了修改、充实.根据专业资料上提供的信息.给专业领导寄去并烦请对方阅后转寄给银行学校讲货币课的史老师.吴为很快收到史老师热情洋溢的回信.并附有专业部门领导写给老师的信.信件开头便称

“你的高见”云云.他为自己能这么快写出文章并得到权威人士的认可感到由衷的喜悦.

他将文章和信件一起交给科长任道.任道看后不动声色.并没有赞不绝口.而是很严肃地表示.还得改.经过任道的修改.吴为才看出任道的文字功底.他亲眼观察任道修改的过程——坐在位置上写写想想.嘴里还不时念叨着.有时干脆把头向后仰靠在椅背上入神地思考推敲.吴为的文章向任道展示出了崭新的论文意境.使他也进入前所未有的兴奋状态.

任道的记忆力惊人.开专业会议.十多个县的储蓄数字.还要分为上年余额、本年计划、增长率、增长额等项.他不用看打印的表格.便能如数家珍一一道来.到上级单位开会也是如此.引来同行赞叹.享有很高的声望.他虽经手过无数文字材料.学术论文却从来没有写过.他对吴为笑道:“过去总以为写论文是教授、学者的事.这回我也明白写论文是怎么回事了.写论文同写专业报告太不一样了.感觉上了层次.”吴为的处女作成了两个人共同的处女作.任道面善心软脾气倔.好打抱不平.已经是四十几岁的人了.每年每季

写思想汇报.不知何故.组织就是不买账不发展他.他是专业上舒心政治上失意.有压抑感.有时说话一着急就有些结巴.情绪激动.脸憋得通红;平时走起路来的小碎步给人感觉是在地面上出溜;他看不惯搞政工的干部.认为他们的工作就是整人;与对桌的信贷科长老李很投缘.

吴为的处女作.经过任道精心修改加工.以两人名义在省专业部门的期刊上发表了.他对银行储蓄和计划专业却没有兴趣.他感觉那些专业东西没有什么可研究的.太枯燥.总与数字打交道.要不就是文件的上呈下达.跑腿学舌、制表画格.他喜欢深奥的大理论.一年两年悟不透的.他也舍得花费时间精力.天天坐在那里读啊写的.可就是再也不见发表.同事们没看到他向外邮寄的论文发表.却看到铅印的退稿信接二连三地来.

20世纪80年代的*个春天来了.阳光显得格外的明媚.中国这艘巨轮扬帆开始了震惊世界的远航.这头巨大无比的东亚雄狮终于从沉睡中苏醒了.释放出威猛的神力.吴为天天不落地读报刊.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时代信息.浸润着鲜活的时代精神.对未来充满希望.对前途充满信心.

比吴为大8岁的云飞.一天下午对吴为笑道:“从你走路的姿势.能看出你对未来充满希望和信心.”吴为笑道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云飞说:“我中午站在窗前看你在你哥哥家吃完饭回来.一进院那个大步流星的样子.只有对前途充满信心的人才能那样走路.”

吴为笑道:“没想到你通过一个人走路姿势来看人.我看你说话兴奋起来嘴型瓢似的.便知你特能说.”

云飞嘿嘿笑道:“看嘴型就能看出能说?”

吴为笑道:“我看新闻、纪录片.留意到有的国家领导人讲起话来慷慨激昂.就像你这样的嘴型.”

“人家能说当上国家领导.我却不过是个小职员.”

“我看你挺会来事的.又特能说.也会当上领导的.”

云飞笑起来:“我看你连走路都那么有劲儿.肯定会有前途的.现在满大街都能听到‘再过二十年咱们来相会’的歌声.看二十年后我们会怎么样吧.”

两人正闲聊着.人事科的王科长推门走了进来.看只有他们两人.而且聊得挺热闹.便坐下来.云飞便把观察吴为走路所产生的联想对王科长说了.

王科长看着吴为.严肃道:“小吴是干大事情的人.对眼前的事不稀罕.我回家对我丈夫说起小吴读书的事.他都惊讶了.地委行署两大机关两千来人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天天捧着《资本论》的人.尤其还是一个青年人.谁能想到.我们银行竟然有这样的人.”

吴为听了王科长这话.心情复杂.却一时不知如何回应.科室里的人陆续走了进来.王科长起身走了.

云飞原是行署的锅炉工.脑瓜机灵处事活泛.大冬天的谁家暖气管道出了毛病找到他.他都积极忙乎修理.长着一张会说话的嘴.结交广泛.认识的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.他能到行署银行就是专员发了话.吴为喜欢理论也开始研究理论.办公室订的理论期刊和报纸很丰富.几乎应有尽有.很对他的口味.他投入到疯狂的阅读中并不停地做笔记.感受着改革、沐浴着春风.但身边人身边事可没那么多理论.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.

单位负责供给职工家庭用的液化气.办公室侯主任看吴为*年轻、又是新丁.就经常喊:“小吴.去送液化气罐.”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.就跟着人出去了.送了一圈回来屁股还没坐稳.又被叫去给下边来的一位老行长买车票.刚开始他还以为侯主任信任他.再三地被支使后.才为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羞愧.明白不是人家信任他.而是拿他当勤杂工.他的兴趣不在这.初来乍到不好拒绝.但也不是很痛快.侯主任再喊他的时候他便不再那么积极了.虽知道不能因为自己不愿意做就把关系弄僵.但仍经常装作入神的样子磨磨蹭蹭故意再看上几眼书.侯主任看他虽然不爽利.却又不能不喊他.再喊时又萌生怯意.这里是机关不是学校.不是专门用来学习的地方.但学习毕竟是正经事.尤其对于好学的年轻人.总用杂务去干扰显得有点不合时宜.吴为这样的应对就有了几分斗智斗趣的意味.

社会上开始出现激烈的“姓社”“姓资”的争论.有人说.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.是不是真理看实践效果.实践成了解决争论的*好办法.国门开放.开始放映西方电影.国人看到惊人的对比.被贴上资本主义标签的观念、商品开始潮水般地涌入.科室里也经常展开热烈的讨论.常常是云飞挑起话题:“长途贩运不是投机倒把.有助于搞活经济”“雇工超过八人就是剥削.为什么是八人而不是七人九人”.吴为也加入进来:“我从专业信息资料上看到.温州一个地区的现金量占全国的6%.恐怕许多个省的现金量也不如温州一个地区的.经济太活跃了.个体经济发达.”任道笑道:“小吴懂得靠数据说话了.”


【书摘与插画】

发表评论

登录注册 后查看评价!